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工具 >

收购敬众科技、入股太平金服这家上市公司转型金融科技业绩还得靠

  “玩火”的案例一抓一大把。在P2P网贷—金融科技—数字科技的进化史上,最经典的案例要数“烟花大王”熊猫烟花死蹭P2P概念。

  它先是改名熊猫金控600599股吧),后又“千万纳婿”,最后更是直接用中文名字“匹凸匹”来加持。

  然而,随着P2P暴雷潮及监管的清退,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纳宾客的烟花大王“转型”之路,现如今也只剩下一地鸡毛。名声搞臭了不说,关键钱也没赚到。公司现在“披星又戴帽”,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然而,正如任何高风险的投资产品必然伴随着高收益,即使有无数的“前任”在追逐高收益的道路上倒下,依然会有无数的企业会为令人垂涎的收益去赌。

  就像今天的主角“康耐特”一样,放着好好的镜片生产制造商不做,却投身了金融科技服务这一红海。

  消金界观察发现,转型后通过不断并购来“堆砌”的业绩不仅变得“阴晴不缺”,股价更是被投资者用脚投票一路走低。酸甜苦辣,可谓是冷暖自知。

  旗天科技,全称为旗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前身为上海康耐特光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12月,主营业务为镜片生产制造及加工服务,并于2010年3月成功登录A股创业板市场,是当时国内为数不多的涵盖镜片生产、制造、加工、批发及零售的上市企业。根据其财报数据显示,自其上市以来至2015年转型之前,其营收从2011年的2.83亿元增至2015年的6.9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25%,净利润从2011年的956万元增至2015年的5121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52%。

  从业绩增速来看,主营镜片业务的康耐特表现还算不错,不过结合盈利能力指标来看,即使销售净利率从2011年的3.4%增至2015年的7.4%,但是结合其上市以来长年不足10亿的营收规模,盈利水平也仅仅在5000万元上下浮动。

  显然,这个成绩不仅满足不了康耐特老板的胃口,刺眼的数据也打破了外界对眼镜行业暴利的“意淫”。

  或许,暴利也仅仅是体现在对C端用户的零售端,而作为镜片生产及批发的康奈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赚钱。

  经营业务也由镜片生产企业逐渐转变成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增值业务的创新业务服务商,完美的站在了“金融科技”这个火热的风口之上。

  2016年10月以溢价2836%收购了主营业务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商品邮购分期营销、信用卡账单分期营销、服务权益分期营销等业务的上海旗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旗计智能”),切入银行卡增值业务服务领域。

  基于主营业务的丰富,公司也进行了上市后的第一次更名,于2017年由“上海康耐特光学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康耐特旗计智能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康旗股份300061股吧)”,摇身一变成为涵盖“金融科技”这一热门业务的镜片生产商。

  紧接着的2018年9月,公司收购拥有全国性的保险经纪牌照和从事互联网保险业务的ICP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的上海合晖保险经纪有限公司70%股权,并将其打造成为公司旗下的“红心柚互联网车险平台”,跻身互联网车险销售领域。

  2019年2月,公司又增资旗下子公司参股的上海旗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将其并表成为公司自公司,切入金融科技服务,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数据挖掘及输出智能获客、智能营销、智能风控综合解决方案,与其银行卡增值业务形成互补。

  2019年10月,公司收购江苏江苏欧飞科技有限公司,切入数字营销领域,与以电话销售为主的“旗计智能”形成互补,继续深耕数字商品营销产业。

  而每次新增业务画饼讲故事之时,也是费老板在股价高位减持之际,一边是买买买的业务填充,一边是卖卖卖的高位套现。

  截至2020年9月30日,费老板所持股份占比已经从高位的55.22%降至19.67%,在去意已决的情况下,费老板也誓将减持进行到底。

  经过上述的眼花缭乱的“辗转腾挪”,旗天科技转型为金融科技服务商的业绩如何?是否较转型之前有了质的飞跃?然并卵是,除了2017年攫取2.99亿元利润带给投资者转型后眼前一亮的惊艳之外,2018年更是录得上市以后的最大亏损金额7.93亿元。

  2019年公司净利润虽转正,也仅仅是赚取5224万元利润,对比转型前的镜片来看,其实并没有明显的改变,甚至转型之后业绩变得更为波动了。

  再叠加之前颇为赚钱的贷超业务及现金贷业务,在监管的趋严而被迫缩减或叫停,也就不难理解前后两年业绩为什么出现如此大的落差了。

  根据其财报数据显示,旗天科技将其业务从行业角度与产品角度两个方向做了列式说明。

  从行业角度来看,旗天科技目前主营电话销售、数据处理与存储、保险经纪、信息科技服务、数字商品营销、眼镜及其他等六大业务。

  其中,电话销售对应旗下旗计智能的银行卡增值服务、数据处理与存储对应旗下敬众数据的航旅数据分发业务、保险经纪对应旗下“红心柚”互联网保险平台业务、信息科技服务对应旗下旗沃信息的金融科技服务、数字营销对应旗下欧飞科技的数字化营销业务。

  根据2019年财务数据显示,电话销售及数据存储业务合计营收超10.53亿元,占其当年总营收的85%以上,其中电线%左右。

  对照产品与行业营收规模不难发现,商品邮购分期、信用卡账单分期、服务权益分期、互联网流量增值分发等应为旗计智能旗下产品,航旅消费数字业务为敬众旗下产品,金融科创服务为旗沃旗下产品,数字商品为欧飞旗下产品;

  从各产品营收分布来看,商品邮购分期产品仍是其第一大营收来源,在2018年贡献33%营收占比的前提下,2019年骤然拉升至56.8%的高位水平,至于商品邮购具体销售产品,根据其公开资料显示,主要为一些金银类纪念币及钱币类纪念币等实物商品。

  从产品结构来看,旗天科技更像一家收藏纪念币的销售公司,何谈为一家以科技属性为主业的金融科技公司,妥妥挂着金融科技的“羊头”却卖着纪念币的“狗肉”。

  透过分析不难发现,转型之中的旗天科技并没有迎来业绩持续向好的收获期,反而患上了业绩波动幅度大的坏毛病。而造成业绩波动较大的原因,除了受不断并购所带来的巨额商誉减值这一因素因素影响外,并购之后各业务板块的协同整合作用发挥出来,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之一。

  单独来看其各业务快板,无论是互联网保险,还是数字化营销,亦或是银行卡增值与航旅数据分发,每一块业务天花板都足够高,这也就给了其足够的增长空间。

  然而在其“只生不养”粗放的管理模式下,上述几大块的整合并没有带来“1+1>2”的效应,反而因为业务众多而抓不住重心耽误了发展时机。

  那么对于其下一步的发展方向,结合其各业务特点,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着手展开或许不失为一种突围方向:一是整合旗下银行卡增值服务与数字营销服务业务融合的同时,是否可以着手将该块业务拓展至银行这个场景以外的行业中去,如现在头部的金融科技机构,为了提升其存量户的运营效率,也是通过不断的加码会员权益礼包促使用户在平台上产生更多的交易,那么有经验又有产品实力是否可以承接这部分机构多变的会员权益礼包需求。

  这样一来,既将低了对银行业务的依存度,又增加了除银行客户以外的其他营收来源,何乐不为?

  二是将旗下金融科技业务、航旅数据分发业务的融合,通过提供特色的数据征信报告、风控模型及信贷评分去拓展除银行以外的金融科技机构,旗下子公司敬众数据毕竟在航旅数据领域深耕十几年,那是否可能将其航旅特色数据运用到除OTA以外的其他金融科技机构。

  作为机构评估用户风险等级的一种交叉验证数据,这样不仅拓宽了航旅数据适用范围,也能验证航旅数据在航旅体系以外的价值。

  事实上,随着银行业自身运营效率的提高及业务拓展范围的加宽,定位于服务银行这一主体的第三方金融科技机构其实并不缺机会。

  当下,入局的企业关键是要找准自己服务的方向与体现出自己的业务特色,让甲方爸爸切实感受到第三方科技机构所带给他们的外在助力,而不是仅仅提供一个“多而不强”的容纳箱。